花伶

喜欢我你就夸夸我❤

吸王平复没抢到想要的东西的心情,老王果然治愈圣器。(老王出场真是回回帅裂苍穹啊!)


另外,我觉得老王的行为明显是极为合乎道理的,术士容易钻牛角尖,老王自己作为一个术士肯定也知道,而且比平常人更加懂得怎么才能让术士走出心病。他的“无为”就是一种治疗方法,青就是成功案例了(武当那几位估计就是典型的失败)。


“无为”更像是老王温柔,他待人接物的特有温柔。


越说越觉得老王天下第一好!我超级喜欢老王!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09

  露琪娅提着裙角,蹑手蹑脚地从书房走出,轻快的脚步就好像猫的肉垫落在地毯上。

  楼梯口烛台上的蜡烛刚被仆人熄灭,缕缕青烟在画框前缓慢消散,少女抬头望着画中已经故去多年的长辈,轻声道:“请您保佑我。”

  “你在做什么?”恶劣的声音从下方响起,令露琪娅受惊地往后小退一步。

  少女微微低下头:“早安。”

  西里欧登上几节阶梯,正巧能够直视对方的双眼:“这个时候,丹特竟然放心让你一个人呆在别墅,不怕我用你做文章吗,妹妹?”

  露琪娅的头不由更低:“我……”...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08

  晨光乍破,从山间吹来清凉的风,几朵不知名的黄色小花在风中轻轻摇曳。

  在后半夜时,阿图罗终于脱离了危险,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了加护病房,虽然不知道这个变故有没有打乱某些家伙的算盘,但明面上,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轻松喜色。

  作为名义上的妻子,俐沙仍旧是要在医院日夜看护自己的丈夫。于是,在天尚且蒙蒙亮时,她虽精心梳妆但仍难掩憔悴地将女儿送到车上:“露琪娅,一定,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白日里,人总会戴起最为无暇的面具。露琪娅身体紧绷,矜持地小幅度点头:“我知道。”

  在...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07

  安静的白色走廊内,黑色皮鞋落在地砖上,踏出清脆而富有节奏感的“嗒嗒”声。

  窗边一轮月冷冷地挂在天上,淡然俯瞰人间的罪恶悲喜。

  “别墅那边怎么样了?”丹特问道,晦暗的眸光从窗外夜景移向走近的那人。

  “西里欧少爷近来格外暴躁,应该是在外边受了不少气。”诸葛青在丹特身后几步远的位置站定。

  丹特轻笑,言语间倒像是一个包容自家不成器兄弟的稳重兄长:“西里欧还是太任性,父亲出了事,手底下一些人因此起了小心思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诸葛青也露出些微笑意:“丹...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06

  清澈的河流随着山势拐了个大弯,环抱了一方占地面积极大的医院建筑群,仅仅剩下面南的唯一一处出行入口日夜不休地迎进身份特殊的权贵。

  黑色豪车停在最为高大的一处建筑前,深夜造访的高贵少女在执事一类人物的搀扶下,缓缓迈出莹白玉润的小腿。尖尖的精致下巴轻轻抬起,她望着沉默矗立的大楼,终是踏着镇定的步伐进入其中。

  月影斑驳,医院极佳的绿化掩藏了大楼后方的羊肠小径。

  青叶簌簌,依稀能让人瞧见那在夜间几乎能发出淡淡荧光的白。

 

  以白色为基调的房间内,各色医疗高科技的灯光...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05

  一顿丰盛的晚餐过后,王也不得不承认他如果不是知道诸葛青的真实身份,肯定会把他当做一个朋友来对待。

  位于山崖上的米其林餐厅,提前预定的风味大餐,再加上主位几乎知无不尽的趣闻储备,飒飒的葡萄叶声筛漏缕缕皎洁月光,伴着悠扬婉转的小提琴音,一切都是那么轻松自在。

  临近午夜,王也跟着诸葛青回到别墅,互道晚安后合上沉重的房门,面上重新回归凝郁——越是周到的招待,越是令人不安。

  他随意地洗漱完毕,关上琉璃大灯,躺在大床上,脑海中回忆起的并不是先前愉悦的晚餐时光,而是临走前无意遇上的那人——...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04

  夜风将草叶的清新送入房内,涤荡去一下午沉闷的空调气。随着太阳的落下,白日里的高温骤降,王也倚靠在窗边,享受着难得的安详静谧,他心中暗自感慨,这才是假期应有的感觉。

  门外响起一阵规律的敲门声,王也不得不从先前的舒适中抽出心神,前去开门:“谁?”

  门开,诸葛青站在门口,一如下午离开时候的标准笑容令王也不由得怀疑眼前的人是否有一张定制好的仿真面具:“晚好,王先生。”

  “晚上好,”王也下意识地回复。

  “很抱歉下午因为一些私事冷落了客人,”诸葛青致歉的样子能让最为刻薄的人也无可...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03

  窗外曜日像一个大火球,炙烤着大地,房内的冷气却格外充足,令人不由得舒畅地伸个懒腰。

  王也摆放好自己带来的简单行李,顺势往柔软的大床上一躺,惬意地闭上眼睛——这本就是他应得的美妙假期。

  作为主人家的客卿一类的角色,诸葛青的待客之道竟是出乎意料的周到,妥帖得几乎要让王也怀疑这位同胞是不是教父流落在外的私生子。

  但想想也不可能,占据意大利南部和整个西西里岛及其周边岛屿的罗马诺家族是最重视所谓“贵族”血统的黑手党,而且国际刑警内部的信息网也记录了罗马诺现任家主阿图罗的家族谱,甚至其中记录过的一些私生子...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02

  高墙森穆环绕,在别墅与外界之间隔出一道严明的界限。过于寂静的环境,隐隐透出暴风雨前的压抑。

  王也跟着诸葛青,沉默地穿行在阳光丰盈的巴尔干特色的长廊中。

  “王也先生,您不必这样紧绷,”诸葛青不由地开口劝说,“现在的你,只不过是被我邀请入内的一个游客朋友。”

  王也摇摇头,茶褐色的瞳孔在下午的艳阳下闪着金色的光泽:“我可没有摆警察的架子,只是这个时候,普通的游客可能触碰到的禁忌更多,不是吗?”

  诸葛青耸耸肩,无奈地笑笑,对此不置一词。

  王也并未期待...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01

  北半球的盛夏对于游人来说并不友好,炽烈的热风中,巴勒莫迎来了自那不勒斯缓缓驶来的每日如三餐一般规律的火车。偏复古式的火车汽笛长鸣,车门应声而开。一双洗得都有些泛黄的白色球鞋踏上月台,即将退休的年老检票员抬起昏昏欲睡的眼皮,散漫地打量了一下向自己走来的男人——也是这辆列车中唯一一位下车的旅客。

  那是一张在大多数人类审美中都非常赏心悦目的东方面孔,一米八多的身高使得坐在躺椅中的老人不得不抬起头去仰视。年轻人看上去有些踌躇,递上车票,出口的语言竟然是极为熟练的意大利语:“请问,最近来西西里的人很少吗?”

  ——在这样一个旅游旺...

© 花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