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伶

喜欢我你就夸夸我❤

【也青】不净世

    古代武侠paro。




  何为江湖,说书人一拍醒木,沙哑的声音惊起了昏昏欲睡的黄毛小童。

  美人如玉,君子如虹;有侠客的快意恩仇,也有怨侣们的是非恩怨,今儿个啊,小老儿我给大家讲一个正道大侠闯入龙潭虎穴的魔教只为救出心上人的故事……

  假的,一旁的白衣公子笑眼弯弯,掷出杯中酒,不偏不倚朝着说书人的脸颊打去。

  这位公子,就算这位的故事不如您的意,也用不着出手就打人啊,着青衣、梳着道士髻的年轻道人看不过眼,宽大的袍袖轻卷,便将逼近说书人右脸的酒液尽数挡去。

  本公子看不过他光天化日之下颠倒黑白罢了,公子道。

  这位公子,小老儿我就只是听些故事,讲给衣食父母们图个乐呵,再挣些辛苦钱罢了,说书人擦擦脸上的汗。

  道听途说不辨黑白,该罚,公子哼笑一声,言语中有着淡淡的鄙夷,你说的那个侠客不过是沽名逐利之辈,连教门口的十八道机关都未曾闯过,便灰土头脸地退了出来,可却在江湖上大肆宣扬自己当时的英勇,也让曾经慕恋过他的圣女彻底死心。

  我看这些所谓的正教啊,不过都是些伪君子而已,公子一语定案。

  你这就不对了,原先的道人反驳,怎可凭一个人便否定了所有。

  哦?公子似是起了兴趣,这位道长倒是见解颇深。

  万事定不可能非黑即白,公子何不自己用眼睛去看,道人从长板凳上站起,拍拍衣摆的灰尘,就打算离去。

  行啊,本公子别的不多,就时间多,道长,既然你给了我这个建议,那可要负责到底。

 

  因为一时兴起,公子便缠上了道人。

  公子姓诸葛,单字青,虽说举手投足皆称得上翩翩公子如玉,可道长总觉得这人恣意到近乎任性。

  道长名唤王也,据他自己所言,只是山野一无名道士。

  二人结伴同行,两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在江湖沉浮,见识过武痴折剑,一身执念皆拋尽;也看到过美人毁颜,眼底刻骨恨意胜蛇蝎。他们救过被山匪围困的镖队,也从汹涌浪涛中拎出失足落水的商贾。

  诸葛青最初常嘲笑王也想法太过单纯,王也亦在心里觉得这个小公子被什么不为礼教所容的禁书洗了脑子。但随着阅历的增加,二人也渐渐成熟,再无原本的想法,只是默契的目光交流间,隐隐透出对将来的担忧。

  江湖平静太久了,山雨欲来。

 

  然,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王也与诸葛青虽想法相近,但仍有罅隙之处。

  一日,王也无意间提及朝廷对武林的忌惮,言语中透出些许赞同之意。

  诸葛青不屑一笑,倒是拒绝朝廷的插手,在他看来,江湖的快意何必要让官场铜臭沾染?

  王也听及,也不气,只是平平静静地回答道,终会有这一日的。

  自交游许久只后,第一次爆发矛盾。

  诸葛青冷了眸,王也却仍旧是原本模样,少主,你在不安什么。

  诸葛青收起一瞬惊诧,原来道长是知晓的,那我也要问问王也道长你了,作为武当的高徒,你与魔教中人同行,就不怕师门降罚?

  那日之后,天南海北,再不相见。

 

  过了些日子,王也隐约听到江湖传闻说魔教的老教主暴毙,少主即位,听说少主似乎是诸葛这个复姓。

  可他古井般的心境也保持不了太久,因为,正道对魔教的围剿开始了。而他,全权负责武当与其他门派的交涉。

 

  一夜,八大门派掌门齐聚,商讨如何攻上魔教总部。

  照理应是大肆批判魔教的伤天害理,王也坐在一边,听着其他掌门怒火中烧地批判魔教中人的无恶不作,想起那个白衣公子,心生荒谬与好笑。

  真的只是因为魔教该死吗?王也竟无意间道出了心里话。

  似乎有一瞬的静止,众人便又开始清算魔教的罪孽。

  然而一个穿了破烂衣裳的丐帮弟子笑了,清亮的眼瞳扫过众人,你们说的好听,不过是贪图他们的东西罢了。

  当然,我也是,我想得到他们的好衣裳、得到他们的利刀剑,丐帮青年直白得近乎粗俗的话语令在场的人汗颜。

  王也看向那个揭破正道虚伪面纱的丐帮青年,愣了好久,微微一笑,当年的一气之言,那个人错了,但也对了。

  王道长,你想干什么?!众人惊诧地盯着突然站起身的王也。

  人活一世,有所为,又所不为,此为侠义。贫道只求不违本心,诸位,我们道不同,还是各走一边为好。

  最终,围剿魔道的义举,八大门派,缺其一。

 

  那日,火光冲天,众门派死伤无数,但终是攻上了魔教老巢。奇怪的是,魔教最终只留下了那个年轻的教主一人。

  说是魔教恶贯满盈,但是那位教主着一身尘埃不染的白衣,折扇开合间是世家公子的逍遥,俊俏的面容不见一丝一毫的焦灼,甚至一双盈着如水情意的桃花眼慢慢掠过正道魁首时,不少站在自家师父身后的年轻女侠竟不自觉动了春情。

  你们终于来了,我等你们很久了,教主说。

  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年轻的教主虽身负神功,但毕竟年岁尚轻,寡不敌众,被逼退至教中的无底崖边。

  魔头,投降吧,我们可以饶你不死。

  正道曾经被普通人称道的所谓正义的面容渐渐模糊,诸葛青叹了一口气,问道,武当竟然没有来人吗?

  其余人等面面相觑,不知这位强弩之末的教主是为何意。

  前些日子的丐帮弟子站出来,嘿嘿一笑,人家武当的得道道士自然不像我们这些俗人觊觎贵教,当然不会出现。

  诸葛青惘然,也好。

  我说诸葛教主,你又何必苦撑,我们想要些什么你是知道的,武功秘籍、金银珠宝,这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丐帮弟子继续道,全然不顾其余正道几乎要喷火的眼神。

  小子!休要口出狂言!

  我们只是在替天行道!

  诸葛青在这样的怒吼中缓缓一笑,微弯的眼眉似有桃花绽放,你倒也诚实。

  他转过身,背对着丑恶的正道之人,朝着无底崖上的碧空弯下身,慢慢下跪——

  圣教第三十六任教主诸葛青无能,无法再维继圣业,请各位师祖责罚。

  语罢,纵身跃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然后呢?黄毛小儿迫不及待地追问。

  说书人一拍醒木,然后?且听下回分解。

  真是有够卖关子的,角落的白衣公子撇撇嘴。

  穿着洗得泛白的道服,一看就是某个深山野观出来的无名道士抬眸,你倒是比以前长进了,没有直接一壶酒浇过去。

  道长,别啊,你当时躲在我教崖下一天一夜就为了把我捞起来,难道仅仅是为了逞一时口头之快?公子倒不介意。

  那也亏得你听了张楚岚的话,不然我也只能捞你的尸身,今天在你的坟冢前喝酒了,王也瞥了他一眼。

  是是是,还是王道长您有远见,知道朝廷会安插人入武林,听说张楚岚这小子不久就要成为武林盟主了,嘿,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他们原本想推举出的好控制的丐帮傀儡其实是朝廷的暗探,心情定是极为精彩,公子笑道。

  你可闭嘴吧,王也瞪了他一眼。

  二人留下几枚铜钱,慢慢离开酒馆。

  正路过一处狭窄的巷子,诸葛青起了坏心,朝着前方的道人喊道,王道长!

  那人驻足,转过身,一枝报春的腊梅亭亭地落在他的肩头,他抬起另一边的手臂轻轻地移开宣纸般轻薄的黄色腊梅,修长的指间似乎留下了轻轻浅浅的暗香。

  诸葛青好似被眼前的景致迷惑,自己上前了一步。伴着美娇娘的惊呼,满是脂粉香味的洗漱水迎头浇在诸葛青身上。

  青衣道人却站在不远处没蹄的依依青草中,眼底盛满了笑意。他开口,一句话仿佛是在齿间徘徊了好几转,亦带了数不清的心思——

  自找的。


评论 ( 27 )
热度 ( 573 )

© 花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