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伶

喜欢我你就夸夸我❤

【也青】苍狗

  原设来自 @F_陌路未至 太太,十年后的也青。




  处理好最后一点堆积的工作已经是深夜了,王也坐在转椅中伸了个懒腰。随意整理了一下文件,他便拎起挂在一边的阿玛尼西装,把它套在了身上。

  “王总。”办公室外的秘书见他出来,忙起立,但因为长期坐姿的关系,腰酸得不得不用一只手扶住。

  “辛苦了,接下去回家好好休息吧。”王也颇为亲和地说道。

  “谢谢王总,”秘书有些受宠若惊地点点头,“你也早点休息。”

  王也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对了,夫人前些天又来过了。”秘书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略微为难地说,“只是王总您当时飞去国外谈生意了,所以……”

  “我知道了,又是相亲对不对?”王也摇摇头,“我回家后会和她好好谈谈的。”

  “……王总,算我多嘴,你都快奔四了,还没个着落,也难怪夫人会着急。”秘书说。

  “我有打算。”王也不愿意再纠结下去,“我先走了,你也快点下班吧。”

  “好。”

  出了专用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阵阵自然阴风拂来,吹走了白天大厦里的空调病,让王也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他坐进轿车的驾驶座,突然觉得有些透不过气。

  他回归普通人的行列也有快十年了,因为“王家三少爷”的俗世身份他再也没有以前的幸运可以逃避这份责任。本以为自己会很快就干厌这份俗世工作,但却没想到在经过了短暂的下放便得到CEO的职位后,他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就干到了现在。

  平日里公司的工作很忙,忙到有些时候他都会忘了自己是一个异人,一个曾经卷入过腥风血雨的八奇技拥有者。

  而在这些年里,自家老妈一直都没放弃过让他结婚的念头,每月的相亲从来都在日程之上。从李家千金再到张家小姐,他心中无感但还是给人家姑娘最基本的尊重。曾经有个通透的女人对他说过“王也你这人看起来好像安于现状,但其实还没想过定下来”,这话不知怎么就传到了母亲耳朵里,让她对自己的婚事更加上心。

  他本人是无所谓的,对那个女人的说法也并不在乎,平时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可是就在今天这样一个非常平凡的夏天的夜里,他突然因为这事有些烦躁。

  他开着车出了停车场,轻车熟路地往某条小吃街驶去。忙了那么久,他也想稍微放松一下,解决一下口腹之欲。

  小吃街不算远,王也打开车门,闷热的气流直冲他身上扑来。王也皱了皱眉,走了还没几步路,贴在脖子上的长发就已经黏在了皮肤上。他抬手抓住扎住发辫的蓝色发绳,顺着头发往外一拉,便觉清爽了不少。

  他来到一个位置稍微有些偏僻的烧烤摊上,点了几串烤肉和蔬菜。老板已经眼熟他了,也没有怀疑一个穿着名贵西装的成功人士模样的人怎么会来这个格调完全不搭的三无小摊上用餐。

  天已经很晚了,正好错开了大量顾客的高峰期,整个摊子上,除了他一个人外,也就三三两两个闲人。他挑了一个边角落的位子坐下,身边是一对穿着时髦的小情侣。

  因为客流量不大,刷了酱料的烤肉很快就端了上来,他安安静静地进餐。因为是开车来的,他就没有点冰啤酒。

  隔壁原本窃窃私语的小情侣不知怎的突然就吵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别人都在看热闹,男生似乎是拉不下脸恼羞成怒,直接甩下女友自己走了。

  女孩看着男友离去,加上周遭人指指点点,悲从心起,不禁呜呜咽咽地哭出声来。

  王也心里叹了口气,只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真毛躁。

  女孩还在哭,其他瞧了热闹而心满意足的观众都转过头去不再看她。王也站起身,从桌子上抽了几张餐巾纸递给女孩。

  女孩哭惨了,也没心思去看眼前的人到底是谁,只是有了别人的帮助,哭得更加厉害,仿佛是想把今天晚上的委屈都哭出来。

  王也倒也不急,仍旧心平气和,在女孩用完了纸巾后重新递过去几张。

  女孩哭了很久,声音终于慢慢低了下来。王也见她已经慢慢平复下来,便起身去招呼老板,把自己和女孩子的账都结了。

  等女孩擦干眼泪,却发现刚才那个无声安慰自己的男人早已经不见了。

  其实王也并没有离开多远,他只是觉得最近的生活太压抑了,难得想透一透气。

  他伸出手指抠散打得极好的领结,一阵凉凉的夏夜微风灌进解开两个扣子的白色衬衫内,顿时让他清爽了不少。

  不远处的出租车按了按喇叭,王也定睛一看,一个很久不见的人坐在副驾驶朝他挥了挥手:“老王。”

  “是你啊,”王也快步走过去,“老青,倒是好久不见,怎么有空来四九城了?”

  诸葛青也是一身得体的西装,很早以前让他显出少年轻狂气的发辫早已经剪掉,换成了一头利落的短发。只是耳朵上在黑夜中似乎闪着幽暗光芒的黑曜石耳钻还能还原主人往年一丝的不羁落拓——这人接任武侯一族的族长也有一段时间了,这么不庄重的东西武侯的老人竟然没有异议也是稀奇——不过这人到现在也没结婚生子他家里虽然着急但也没有成功,戴耳钻这种倒真是小事了。

  “家里的公事,顺便看看老朋友。”诸葛青笑笑,揶揄道,“也总您这是撩完人小姑娘就跑,也不怕她伤心?”

  “瞎说什么呢?你以为我是……以前的你啊。”王也白了对方一眼,然后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不早了,你现在看人也看了,还是快回酒店休息吧。”

  “行,回头见。”诸葛青点点头,也不像以前一样硬要拉着王也搞叙旧。

  看着出租车远去,王也慢慢吞吞地嘟囔了一声:“三十而立……而立,而立,是时候成家立业了。”

  仿佛是说出了什么禁令,王也突然觉得有些窒息。

  城市的夏夜热岛效应严重,微风原本就很轻,并且去得也快。王也在蒸腾得已经有些扭曲眼前景致的热气中重新系好领带——即使这让他更加觉得闷热。

  “活着可真累,但第二天还得接着过。”

  他这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笔力又双叒叕离家出走了,各位还是看陌路的图吧,真·苏到让人想张腿。

  【点这里】

评论 ( 19 )
热度 ( 164 )

© 花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