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伶

喜欢我你就夸夸我❤

【也青】烈焰浮冰 20

阅前须知:

  1、娱乐圈AU,ABO背景下的双A,十八线名不见经传小演员也x年少成名影帝青。

  2、我知道你们等这个等很久了。




20

  诸葛青站在小区门口,恍恍惚惚间突然记起王也曾经说过自己有些起床气,但还没来得及想太久,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接过:“喂?”

  “老青你在哪?”对方声音响起。

  “我在……”诸葛青侧过半个身,突然愣住,低声喃喃,“我看到你了。”

  在将一小片天地照彻如白日的灯光下,他的心上人长身玉立,暖色的灯光映在他俊美如画的侧脸上,就仿佛是对其进行柔化。王也垂下长睫,似乎还被点滴的睡意困扰着,茶色的眼眸笼着一层朦朦胧胧的雾气,恰似水墨青黛晕染出的青山烟水,深情如许。

  王也一手插袋,一手握着手机,咬着特殊韵味的声音通过空气与无线电同时传递到诸葛青的耳中:“在哪儿呢?我找不到你。”

  “我就在这里,”诸葛青不由地抓紧了手机,“你转个身……就能看到。”

  王也似有所感,往诸葛青所在的方向望去,唇边出现一抹如释重负的微笑:“老青你这么晚还来找我,我都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诸葛青走近,眸光极亮,甚至胜过了天上的璀璨繁星:“我有话要和你说。”

  “很重要吗?”王也目光落在他有些凌乱的衣褶上,微微皱眉。

  诸葛青认真地点点头:“很重要。”

  王也迟疑了一瞬,拍拍诸葛青的肩头,刚想开口,鼻尖却是微动,语气微微有些惊讶:“你喝酒了?”

  “算是吧……”诸葛青低下头,自嘲一笑,“要是不借着酒劲,我怕自己没胆子来找你。”

  王也虽不知对方今夜突然造访的用意,但原本的睡意随着他们两人间的对话也终于消散开去。仔细打量之下他也瞧出了诸葛青与往日的不同,在他印象中,诸葛青从来都是气定神闲的狐狸样,从没见过他如今夜这般狼狈的模样。

  于情于理,他都没有把诸葛青就这样扔着不管的做法。王也叹了口气:“跟我先上去凑活一夜吧,晚上还是挺冷的,喝了酒再吹风很容易着凉。”

  酝酿已久的诸葛青听到王也这番回应,因酒意而有些迟钝的思维没能适时地做出反应,身体就已经先一步跟着王也回了他的新家。

  王也在前边走,心中正想着幸好小区的安保条件极佳,周围有很大一片范围都有保安巡逻,从没放进来过一个狗仔记者,不然要是被人拍到诸葛青今夜的模样,指不定要瞎写一些有的没的花边新闻。借着路灯的灯光,略有些心不在焉的王也突然看到诸葛青映在地上的脚步虚浮的影子,便不由地停下。

  诸葛青险些撞到王也的后背:“老王,怎么了?”

  “你这是喝了多少啊?”王也抱怨了一句,退后一步搂住了诸葛青的肩膀,“我都担心你撞上电线杆。”

  王也接下去说了些什么,诸葛青已经没有去思考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只按在自己肩头的手,以及鼻尖虽好闻但也让他感受到些许不适的松香味。

  “老王……”诸葛青喃喃,“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

  王也一愣:“你说什么?”

  “没事,先上去吧。”诸葛青摇摇头,闭口不言。毕竟他有些担心要是在这里忍不住告白了,那么怕是连对方的家都再也进不去了。

  王也不疑有它,带着诸葛青进了电梯,上了楼。

  刚关上了门,王也弯下腰正换上拖鞋,站在他背后的诸葛青却突然地开口:“老王,有句话我想对你说很久了。”

  王也换好了拖鞋,直起身:“什么?”

  “我喜欢你。”

  仿佛是诸葛青的错觉,在他说出那句话的一刻,房中充斥着令人难以忍受的死寂。门外似乎传来了邻居养的宠物狗的叫声,可是房内的玄关处只有两人沉默地对视。

  诸葛青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咚,咚,咚……那颗心就好像跳跃在自己的手掌之上,最终结局只取决于面前这人的一句话。

  一言天堂,一念地狱。

  不知过了多久,王也却只是开口:“你喝醉了。”

  诸葛青扯扯嘴角:“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做什么。”

  “我们都是Alpha。”

  “我当然知道,就在刚才,我还闻到了你的信息素气味。”诸葛青微微合眼。

  王也似乎叹了口气,重复一句:“你喝醉了。”

  顿了顿,他又说:“现在做出什么决断都是不理智的,诸葛青。”

  诸葛青听了王也的话,竟然没升起太多别的情绪,只有当他靠在背后的墙上时,才发现自己有些脱力。

  黑暗中,王也的眼眸晦暗不明,但他最终还是扯过了诸葛青的小臂,如往常一般:“老青,你喝多了,早点休息。”

  他温柔地拉过诸葛青,来到虽然被收拾得极好但却从未有人入住过的客房:“你就在这里先将就一晚上,毕竟时间也不早了,明天再走吧。”

  诸葛青的样子看上去极为疲惫,王也忍了忍,又开口道:“如果很累的话,我给你放一缸洗澡水。”

  诸葛青坐在床沿,闭了眼,没有说赞同,但也没有拒绝。很快就传来哗哗的流水声,王也从洗手间出来,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再过五分钟就差不多了,浴巾之类的都有,衣服的话,我俩身高差不多,待会儿给你拿几件我没穿过的……”

  “……老王,你真的对我没有那种心情吗?”诸葛青打断王也的话。

  王也面上的神情渐渐变得复杂,但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道:“老青,你今天喝得太多了,酒后太容易冲动,所以……”

  “但是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话。”诸葛青抬眸,黑亮的瞳眸盯着了王也。

  王也没有直视诸葛青的眼,他侧过头去:“我们两个,总要有一个清醒的。”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去关水龙头。”

  诸葛青眼睁睁看着王也转过身,只留给了他一个背影。他默默地站起身,无声地跟在了王也的身后。

  浴缸中是温水,在光洁的壁上留下了水汽。王也关了水龙头,刚站起身,却被人按住了肩。

  “老青……”王也喟叹一声。

  诸葛青却不愿再听下去,他用力掰转过王也的身体,猛地凑上前去,双唇不偏不倚地贴在一起,就好像是最俗套的电视剧中所演的那样。

  洗手间内的地面瓷砖被先前四溅的水花打湿,很是湿滑,王也被诸葛青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到,重心一时没稳住,直接往后倒去,二人被一前一后栽在了放满了温水的浴缸中。

  什么见鬼的同性相斥,在水下,听觉、视觉、嗅觉统统失灵的情况下,Alpha之间的天然排斥失去了传递渠道,某种灵魂的吸引则更加清晰。

  诸葛青双手抓住王也的背脊,掌下温热的肌理是现在唯一的感受,他像是溺水的人寻求氧气,抬起头似乎想浮出水面,但却丝毫不差地印上了王也的唇。

  原本萦绕周身的松香味信息素嗅不到了;王也眼中那令人不安的神色看不到了;对方口中可能说出的诛心之言也听不到了……在水下,在仅容一人的狭小浴缸中,往日的那些顾忌都不再有用。

  诸葛青张口,却迎进了一大口呛人的温水,几近窒息。可即使是这样,他的舌尖仍然有力地在王也唇上划过,带着主人炽烈的决心。

  身体机理的窒息也反映在其他的方方面面,诸葛青的双手因溺水而痛苦地用力抓住王也的脊背。似乎是真的怕诸葛青真的溺水,王也竟然微微启唇,为他渡了一口气。但很快,就在诸葛青的攻势下,这份好意染上了情欲的色彩。舌尖彼此追逐争斗,是血液中流淌的掠夺本能。

  疯了,都疯了。

  无论是疯狂索吻的他,还是予取予求的王也,微凉的水此刻隔绝了所有心理上的不安和生理上的阻碍,只剩最赤裸的两颗心隔着一层薄薄的血肉跳动着紧紧相贴。

  终于,在即将窒息前,王也扶着浴缸壁,费力地抬起上半身,诸葛青也跟着仰起头,水下的这番纠缠已经耗尽了肺中的所有氧气,终于接触到了空气的二人皆已经气喘吁吁。

  二人的衣服皆湿透,浴室的地面也都是先前浴缸中溢出的水。诸葛青眸中终于含了笑意,他此刻虽狼狈,但是任谁都看得出他的好心情。他慢慢地把手搭在王也的手背上:“老王,你也是喜欢我的吧。”

  这次王也的睫毛上还沾着水珠,几颗滚入他的眼中,激起阵阵刺痛,他微微闭上眼:“……应该是吧。”

  诸葛青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他抬手揩去王也眼前的水珠,语气轻柔地仿佛是飘在了云尖:“真好。”

  “嗯。”

  诸葛青将身体往前倾去,第二个吻不似水下激烈,但却绵长而缱绻。

  尘埃落定,再好不过。


评论 ( 25 )
热度 ( 447 )

© 花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