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伶

喜欢我你就夸夸我❤

【也青】阴书 (番外)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少年、逐风流

  【四年前小番外】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少年、逐风流

  初春时节,十里杏林花开如雪。

  青衣少年牵着一匹瘦马,在林中慢悠悠地闲逛着,伸出一手接住一朵悄然飘落的杏花,在衣襟上摩擦几下拭去微尘,将其扔进口中细细咀嚼。

  突然,少年在一棵极为高大的杏树前站定,微仰起头,看着满树繁花中隐现的白衣一角,无奈地道,“我说,不就是赢了你一次嘛,至于这么一直跟着我吗?”

  “啧,我可没跟着你啊。”那人随手拨开一根枝桠,白衣、白花衬得他皓腕间的三枚朱砂痣格外夺目,“早听闻渝州城外有着杏林十里,初春花开宛若仙境,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

  青衣少年甚是无语,牵了马扭头就打算离开,但似是想到了什么,少年又止步,对树上之人认真地道,“诸葛公子,天机还是少窥为好,尤其是像你这样……已经在老天爷那儿留了名的人。”

  “呵呵。”诸葛青笑出了声,温雅的嗓音浸润了笑意,“哎哟王兄,你觉得这种小事还需要特意去占卜吗?问一下店小二和城门口驻守的官兵,在稍加推敲不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吗?”

  “那就当我多言了吧。”王也倒是不恼。

  诸葛青从白花后露出半张侧颜,面上的神情倒也算得上真挚,“浪迹天涯,王兄你一人踽踽独行未免也太过寂寞了,当真不用我相陪?”

  王也脸上的笑意渐渐变得寡淡,以至于淡漠甚至是戒备,“诸葛公子,在下并非是流浪天涯,而是亡命。”

  “亡命……”诸葛青饶有兴味,“平日里听那些话本,里面那些亡命天涯的侠客个个行侠仗义,快意恩仇,让我我好生羡慕。没想到现下就有一个,既然如此,那我就更不能错过了。”

  王也终于连话也不想搭了,只想快点离开,只是耳根微动,忽听见一阵细微的声响,他眸光一凝——那是来自诸葛青所坐的树杈。

  还未来得及出声提醒,一个更大的响动从前方发出,那根丫杈应声而断,一片落花中,那个下坠的白色身影分外清晰。

  本以为凭诸葛青的轻功,这点小意外不算什么,但见那人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随着落花一同落下树,王也心意未动,身形已动,立刻松了缰绳冲上前去,伸出双臂欲接住那人。

  “嘭”的一声,王也被砸了个满怀,一时不稳栽倒在地,诸葛青也顺势倒在了他身上。

  双目仓促间相对,一人墨瞳波澜不惊,另一人青色眼瞳笑意如昨。

  满树杏花纷纷如雪落,两人的发上也沾了不少的白色花瓣,竟有了几分“霜雪共白头”的意味。

  “王兄,真是对不住啊。”话虽如此说着,可语气中并无歉意。他双手撑着地面,慢慢支起身子,却没有立刻从王也身上下来。

  王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原本平静的眸漾开了几许温柔的微光,似乎能让人顷刻间就能溺毙在那一片深沉的墨色中。

  他说,“你……行啊,我真是败给你了。”

  ……

  一步退,步步退。自此,失城防,输己心,一败涂地,甘之如饴。

  阴书一卷,情深切切。正道是——
  陌上谁家少年郎,花雪落满衫。春光旖旎,逐尽风流。
  朱砂痣,心间伤,失红豆。
  七星灯灭人不怨,逆天改命真情故。相濡以沫,不弃琼觞。











  我就想知道如果没看作者有多少人把我认成远行客大大了Ծ ̮ Ծ

  因为太喜欢《阴书》里也青的相处了,但四年前正文里也没写所以晚自修自我摸鱼赶了这个,希望大家食用愉快(*/ω\*)

  还有,最后那个我自己瞎写的,没考虑音韵,平仄和诗词曲格式,觉得不对劲不用来找我啊啊啊(๑•́₃ •̀๑)
 

评论 ( 8 )
热度 ( 96 )

© 花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