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伶

喜欢我你就夸夸我❤

【也青】2035

 我恳请各位细品o(╥﹏╥)o

  威老师又一次杀我,似有若无的暧昧于无声处暗然涌动,说不出的莫名情愫就这样缓缓地流淌在极为简单的聊天中。威老师的也青从来都是这么戳动人心,一句话、一个字都蕴含着难言的意味。

  2035,18。

  这两个数字是无声的时间河,众生涉足其中,慢慢地前进着。道长他应是要松一口气,因为他即将上岸,他身后是亲眷、朋友、知己,还有不曾说出口过的“友人以上”。那些彩色的、美好的过往终成黑白,而他只身一人登上彼岸,赴往一片未知的、祥和的境地。


威风怯怯:

半夜偷偷摸摸放一篇零分作文。

 @花伶  花老师我居然(…)真能交上卷了虽然跑题万里(……)!





  很难说他如今还能在对方眼中看出什么,因为他有点老花。王也呷一口茶,放任脑子胡思乱想,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末尾只咳了几声。一个闲适的下午,最适合养生喝茶打太极,顺道会会损友。18年匆匆过去,尽管按诸葛青其人的性格,肯定有做一定的保养,岁月也显然对其人格外优待,然而皱纹依然如蛇蝎一般攀上这个男人的脸,勒出细小的沟壑,更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则胡乱地一股脑全倒进了那双习惯眯起来的黑色眼睛。

  没准也是老花。

  曾经映在那里的是什么?是轻盈如萤火的流光,是浓得见不得星子却仿佛黎明要来了的整整一个夜晚,是山林中骤然而起的火舌,气势汹汹地燃烧,默默不语着将自己划在其外。这些东西他借着比别人多出来的一点点通透看懂了一部分,一部分则存着宁愿不懂,不懂有不懂的好,介于他那会儿确实没别的意思——但无论哪一部分,一字一句都没捅出来——对双方而言哪一部分都很棘手。

  顺流而下将会踩到什么地方去,就此截流又会不会再起平地波澜?两方面都将受到质问。幸事是其中一部分当年就得出了结果,而另一件事,可能谁都以为过有什么将要发生,但最后他只给了诸葛青一嘴的泥和一次难得一见的皮,诸葛青只给了他一个放松下来了的背影。什么都被封在山上了,过去了,平和了。王也觉得自己大概没猜错。但也只是猜测,于是不幸是另一件事至今未完待续。

  小半辈子过去,猜没猜错已经不重要了,他已经快要忘了自己当年到底希不希望有续,或者续成什么模样。18年来,朋友圈里的点赞之交,共同群里偶尔互相调侃,也见面,也唠嗑,也共事,但他的都不知道哪儿揽来的一篮子破事总算不至于像当年那样连累对方到那种地步,对方的撩妹日常他也兴趣缺缺。

  他们这种人讲究天命,谁都不刻意去碰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一切都是无声的静止的,静就是动,谈不上坏,也谈不上特别好。不过他隐约记得18年前的他们都不信命,连算点事儿非要算到吐血吓着别人都是一样的。

  但是有很多东西是不一样的,大概也有很多东西到了现在已经不一样了。

  “这些年我无端端的还是招惹了太多破事儿,哎……”

  “懂,好几次老张给你在朋友圈里现场直播。”诸葛青笑得眼睛弯弯,说出口的话也烦人,很有当年那副“没法做朋友”的感觉。

  “所以我们家内老医生觉得我活不长了。”王也又呷一口茶。他养了一辈子生喝了一辈子茶打了一辈子太极,好像也抵不过吐的那几回血。

  “……还能有多久?”诸葛青睁了眼,脸上倒是还笑着,人懒洋洋地趴了下来,筷子在面前的碗里拨来拨去,什么也没夹起来。

  “这我哪知道……哎停手,你不许替我算,”王也作势要拿筷子敲他手背,见对方配合着要躲就笑起来收了手,另一手撑着脸也往桌面上滑,叹了口气“……这辈子送走了俩哥嫂和爸妈,剩下的事儿掰掰指头也不剩多少了。”

  “您说,在下有求必应两肋插刀。”诸葛青坐了起来,替王也斟满了茶。

  “当年在碧游村,有什么事你后悔过吗。”王也抬眼一扫,但也只是扫过去了。他盯着对方倒茶时屈下去的手腕,折出来的线挺漂亮,手也不抖,青筋根根分明。

  “就这么点小事,至于老王您老人家惦记这么久啊……”诸葛青重新眯起眼,突然抬了手来,为自己和对面的人举起茶杯,炫技似的把满杯双手交错着一碰,将其中一杯递过去。恍惚间他仿佛递的是酒杯,盈满火光、月光和青光,将要向18年前未能寄出或者准确传达的讯息狠狠倒下去。

  “……这杯,祝咱俩友谊天长地久。”

评论 ( 1 )
热度 ( 60 )
  1. 花伶威风怯怯 转载了此文字
    我恳请各位细品o(╥﹏╥)o 威老师又一次杀我,似有若无的暧昧于无声处暗然涌动,说不出的莫名情愫就...

© 花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