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伶

喜欢我你就夸夸我❤

【剧版巍澜】荒唐梦 02

阅前须知:

  1、本文又名《沈教授不能过审的梦的一百零八种姿势》,所以基本每章都开车,介意者慎入;

  2、巍澜不拆不逆;

  3、本章含R18元素,具体内容为师生角色扮演play。

 

 

 

02

赵云澜突然觉得自己没法正视沈巍,刚看完一场活色生香的春宫戏,唯二的主人公又从学校回到了特调处来接他下班。

沈巍看着专注驾驶的赵云澜,终于忍不住问道:“怎么了,我感觉你今天很沉默。”

“没有啊,”赵云澜下意识地反驳,但却不敢偏过头与沈巍对视,这对于一个平时忍不了半分钟就要去骚扰副驾驶座位的沈教授的人来说简直反常,“不过我问你啊,今天在大学都做了些什么?”

沈巍不疑有他,诚实地回答道:“也就只是给同学上课而已。”

“……没有休息过吗,比如说,”赵云澜顿了顿,“打个盹?”

沈巍笑笑,回答得极为干脆:“没有。”

那就奇了怪了,赵云澜单手操纵方向盘,另一只手靠在车窗上撑住脑袋,以往陷入梦境都是实时性的,不可能对方醒着的时候自己就可以进入他的梦境,莫非是他在自己的梦里意淫了沈巍。

突然冒出的猜想令赵云澜忍不住尴尬地咳嗽起来,沈巍在一旁关切地问:“你感冒了?”

“额,没有没有,”赵云澜回道,“也就是今天下午茶喝少了,现在嗓子有点干。”

“那我待会儿回去以后给你炖雪梨。”沈巍道。

“这怎么好意思呢?”赵云澜敷衍地客套了一句,倒也没有真的拒绝沈巍的好意。

因为沈巍的房子还在重新装修,所以最近都是赵云澜收留他的。原本沈巍打算拒绝,但架不住赵云澜借口说喜欢吃他做的菜,沈巍联想到对方不甚规律的饮食习惯,便也就半推半就住在了赵云澜家中,也好监督他保护自己的胃。

两人一齐去菜市场购入了接下去几天的存粮,便回了家。

晚饭过后,沈巍照例做了两人份的晚餐,正打算拿起筷子夹菜时,赵云澜抬起头发问:“沈大教授,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梦这回事啊?”

“梦?”沈巍皱眉,“你最近做噩梦了吗?”

“没有,就是突然好奇。”

沈巍放下碗筷,认真地为赵云澜解惑:“学术界对梦的成因的普遍看法是,梦是脑在作资讯处理与巩固长期记忆时所释出的一些神经脉冲,就像打扫时扬起的灰尘或正被处理中的资讯流,被意识脑解读成光怪陆离的视、听觉所造成的。”

赵云澜听得云里雾里,但见沈巍教学得起劲,也不好意思打断他,只是心里琢磨着今晚能不能继续入对方的梦一探究竟。

沈巍一向晚于赵云澜入睡,但为了确保这次的入梦顺利,赵云澜特意把沈巍的地铺搬上自己那张两个大男人也能凑合的大床上。

见沈巍不自然的模样,赵云澜不打算去深究到底是沈巍老学究的本性作祟还是其他,只解释道:“我看你平时总躺得比我晚,我一个大老粗,也不像小姑娘那么细心,想着你这几天可能地铺睡不习惯,所以我俩还是挤挤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沈巍也不好驳了赵云澜的这份好心,洗漱过后便也躺在了赵云澜身边,只是双手交叉放于胸前一动不动的姿势,总让赵云澜觉得躺在自己身边的人像一个睡在棺材里的万年吸血鬼。

打着自己的那点小算盘,赵云澜在似有若无的冷香中,缓缓合上了双眼。


 【点我看下文】


赵云澜猛然从梦中惊醒,却发现枕边人的眼睛在黑夜中也亮得令人发慌。

“怎么了?”话一出口,赵云澜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不行。

沈巍没说话,整个人僵硬得不行,甚至在赵云澜开口后似乎极难忍耐地闭上了眼。

赵云澜心头郁闷,自己在对方梦里被他翻来覆去地肏干,怎么现实里沈巍就像是个被他轻薄的小姑娘……等等,轻薄?

赵云澜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梦里无意识地抱住了沈巍,甚至还能感受到自己触碰到的沈巍的肌肤就好像是一块上好的玉,在这样炎热的夏天也给他带来清凉的感觉。

但这不是最尴尬的,因为赵云澜发现,自己胯下二两肉一柱擎天地顶在了沈巍的腿根处。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264 )

© 花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