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伶

喜欢我你就夸夸我❤

【也青】爱丽斯人鱼

阅前须知:

  1、架空paro,人鱼也x科研专家青;

  2、全文1w+,内含r18描写。

 

 

 

“社会的发展基于人类的欲望。”

——但欲望这种东西,本就没有边际。


 

又是一个冬至日,诸葛青待在自己的办公室中,仅穿着一件薄薄的单衣——在一个位于深山、距离地面有百米之遥的地下科研场所,他对于季节变化的敏感度早就被消磨殆尽。

或许地面上的人在喝腊八粥……他这样想着,饮下杯中淡而无味的茶水。

实时报告传来:一号池,Amy与Helen发生斗殴行为。

“不消停啊……”诸葛青摇摇头,按下桌前的按钮,“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嘟”声过后,一个年轻的男声响起:“饲养员已通过强制措施向它们注射了麻醉剂,场面尚可控制。”

“说起来,已经是第三次了吧?”诸葛青放下茶杯。

“这个……”对方略微为难,“我们还没找出它们暴动的真正原因,请教授再给我们一点时间。”

“没事,”诸葛青笑笑,眉宇微扬,倒是气定神闲,“其他的呢?”

“好几条似乎也受到了影响,要不是顾忌着前一刻‘Amy’和‘Helen’被人用枪打昏,估计就下场了。”

“那么……‘王也’呢?”诸葛青起身,慢慢地穿好白色的大褂。

“说起来,这三次暴动里,‘王也’一次都没参与,要么沉在水底,要么待在饲养池边上远离战局,眼神放空也不知道在干嘛。”

“或许是在……‘思考’。”诸葛青以指点额,半是玩笑地说道。

“……啊?”对方不解。

“开个玩笑,”诸葛青刷卡出门,“我很快就到饲养池。”

“是。”

 

人类都渴望进化,但现今时代,人类所探索出的关于自身的秘密,还不足千分之一。纵然有人一针见血指出“人类解锁最后一组基因密码,就是自身灭亡之时”,可是向往这种“毁灭”的人还是前赴后继。

诸葛青也算是其中之一,因年少时展露了在基因工程方面的特殊天赋而受到国家政府的重视,他便在导师的引荐下,签署保密协议参与了这项机密的科研项目。

这个项目主要的科研方向是人类基因解密,包括但不限于对人类的研究,诸葛青在崭露头角后,便被调进了一个更加机密的研究项目——从非人生物寻求进化之路。

刚收到档案袋的诸葛青看着封面上的几个大字,心中猜想应该是研究一些诸如羚羊、雪豹一类的珍稀而又赋有特殊天赋技能的生物,但当他打开文件袋,看到被研究生物的照片时,他的手一抖,险些将贵重的资料掉在地上——

人鱼。

在人类的印象中,人鱼往往只是存在于童话或是传说中的生物,有人说他们能带来腥风血雨,也有人相信他们会救起从甲板上跌落水中的王子。而伴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科学家们早已经证明神话中那些半人半鱼的生物只是祖先见到哺育幼崽的儒艮后所幻想出的生物。

诸葛青是一个生长在红旗下的无神论者,当然不会相信世界上有人鱼的存在,可出现在眼前的也确确实实是一条人鱼——一条从发梢到鱼尾都如同古希腊雕塑一般完美得不可思议的雄性人鱼。

照片中,那条人鱼坐在仿生饲养池底部的礁石上轻甩自己近两米长的健美的蓝色鱼尾,目光似乎是无意地往镜头的方向一瞥,那双茶色的眼眸便定格在了已经有些泛黄的照片中。但太过真实的目光让诸葛青产生了错觉,就好像那条人鱼也隔空凝视着他,恍惚间,他似乎听到耳边有一声轻轻的喟叹:“看到你了。”——带着微咸的沁凉海风气息。

第一次真正面对面接触人鱼,他见到巨大的透明饲养池中的近乎最完美人类外表的人鱼的赤裸上半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禁喃喃道:“这是造物主最完美的作品。”

已经接触人鱼研究有一段年头的前辈不屑地哼笑,像是见惯了新手们最初的惊艳:“别被迷惑了,野兽而已。”

前辈按下饲养池外控制台上的按钮,池内的一处喂食通道打开,十几条肥美的海鱼涌入,只见之前还散漫如奥林匹斯山上令神后赫拉都会忍不住嫉妒的仙女一般的人鱼们瞬间露出了尖利的爪牙,疯狂地将那几条可怜的海鱼撕成碎片,吞吃入腹。

见到生物界丛林法则这样近距离赤裸裸展现在自己眼前,诸葛青不由连连倒退了好几步。人鱼们争抢食物的过程很短暂,食用完毕,她们就恢复成原先的美好模样,又一次成了人类神话中以美貌著称的海妖。

巨大的饲养池中,作为食物的几条鱼的血丝很快就被稀释,再到彻底不可见,只剩下几具惨白的鱼骨慢慢地漂落在了仿生池底。

诸葛青的目光随着鱼骨一同下落,突然见到了一双茶色的眼,他不禁一愣。那双眼瞳的主人似乎也看到了他,慢慢地从远处游了过来。

饲养池高近三十米,从顶部到地层的这段距离都设有不少平台,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观察记录人鱼的习性,诸葛青此刻处在的正是最核心的底部平台。

那条人鱼本就待在最底部,其余的同伴都在争抢食物时,他也没有任何举措。只是当诸葛青看向他时,他才有了行动。

“他是谁?”诸葛青问,当时的他仍将人鱼看作与人类同级的智慧生物。

“哦,研究所迄今为止捕获的唯一一条雄性人鱼,科研价值极高,称呼是——‘王也’。”前辈说完,又近乎吐槽地补充了一句,“也不知道研究所的那条取名程序是怎么编写的,在一票的英文名里挤了这样一个中文名。不过要我说,给这群人鱼取名字一点用也没有,用001、002之类的编号代码不是更清楚明了吗?都做了这种没人性的研究,还在乎这么一点人文情怀,真是吃饱了没事干。”

人鱼游近了,他偏偏头,目光落在了诸葛青身上,似乎是在疑惑怎么多了一个陌生的面孔。诸葛青早已认出了这条人鱼就是自己在照片上见到过的那条,仿佛是被那双如同海水一半澄澈的眼眸所迷惑,诸葛青走上前去,双手不由自主地贴在厚厚的特质钢化夹胶玻璃上。

“小子,你可别被他们的外表骗了,人鱼不是人,没有人类的意识和情感,”前辈提醒道,“看起来好像他在注视着你,其实在他眼里你也就是一个移动的储备粮。”诸葛青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研究所还有别的部门需要他去熟悉,在前辈的催促下,他不得不离开。

只是在出门的前一刻,他忍不住回过头再次看了王也一眼,却发现他仍旧待在原处,唇线微微上扬起一个极小的弧度。

他在笑。

他在开心。

自动门关合的那一刻,诸葛青脑海中突然涌起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加入工作的前期准备是学着和人鱼建立类似饲主与宠物这样的关系,所以诸葛青不得不站在顶部的平台上,学着水族馆中饲养员那般去喂养水中半人半兽的动物。

前辈的话在这段时间里得到了实践的验证,那几条人鱼完全就是一般海洋动物的习性,只要忽视他们过于完美的人类上半身,诸葛青已经可以面不改色地像是驯养野性极强的宠物一般对待他们。

疑似虐待人类的心理障碍被渐渐克服,那些美貌的人鱼在诸葛青看来并没有实验中的小白鼠来得让人心疼。

然而,也有例外。

那条被命名为“王也”的人鱼与他的雌性同类都不同,在人鱼小姐们都在露出狰狞原形争抢新鲜活鱼时,他只是孤独地待在池底,从不参与其中。只有当同类们用餐结束后,他才游上去捕获几条漏网之鱼。

好几次诸葛青都担心这条珍贵的雄性人鱼会因为饥饿而产生什么毛病,于是便总在雌性人鱼们休息时偷偷地给王也加餐。

在进食时,王也亦没有像同类那般不顾体面,他安安静静地用尖利的指甲划开活鱼的肚子,丢弃内脏,斯文地取用新鲜的鱼肉。

人鱼的相貌以人类的审美来讲都是极佳,好几次诸葛青看着王也滚落着水珠的修长睫毛,都会疑心在自己面前的究竟是人还是兽。

有一次食用完毕后,王也还伸出手拍拍诸葛青的肩膀。

人鱼这种生物看似如同瓷器般美丽脆弱,但能在大洋中滋润地存活至今,自然是有着他们的厉害。诸葛青曾在一份极为机密的记录影片中看到几条人鱼围猎虎鲨的情形,那是世界上最为冰冷、残酷的力与美的结合,充斥着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法则气息。

诸葛青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人鱼的尖利指甲像是划开先前那条活鱼的肚子一般划破自己的喉咙。但是,直到王也收回手,什么也都没有发生。

诸葛青像是做梦一般走出饲养池,后知后觉意识到那个动作是前辈和导师的习惯性动作。不同于人类温暖的血肉,他的肩膀位置似乎仍能感受到人鱼的冰冷。

他在表示感谢。

他会学习。

诸葛青只觉悚然,猛然扭头,他盯住还坐在平台上的王也,王也见到他回头,似是一怔,鱼尾在水面上拍打着,扬起的水花落在他的面上,在人造日光下形成了一道微型彩虹。

王也便在这样一道绚烂的彩虹下,微微一笑,接着朝诸葛青挥挥手。

诸葛青有尝试过和前辈隐晦地提起王也的与众不同,前辈只是摆摆手表示雄性人鱼没有参照,没法得出什么有用的结论。

诸葛青最后也把那个极为人性化的举动深深地放在心底,并决定不再对任何人提起,因为他隐隐感觉到了,如果让王也的“人性”暴露,那么后果一定是极为可怕的。

人体试验是所有科学家都不能违背的禁令,现在对人鱼的研究也只是基于“人鱼是动物”的论断上,如果王也真的拥有人类的一切思维活动,那么他们就一脚跨进了人类的伦理禁区。

 

很快,诸葛青的出色表现就受到了上层的肯定,于是为了让人才能更充分地发挥作用,研究所划分了更多的权力给他,也分配给他单独的一个办公室。

随着研究的深入,诸葛青发现不同于其他雌性人鱼仅凭动物本能行事,王也的举动更像人类。但他下意识地帮着王也隐瞒了这一点,已是这个项目的主要责任人之一的他篡改日常记录并不是难事。

有好几次,诸葛青看着争夺食物的雌性人鱼和池底自由散漫的王也,总会不自觉惊起一身冷汗,如果王也真的有人类的意识,那么他作为一个人,完全就是被这么一群仅凭生存本能的野兽包围。

研究所的人都知道诸葛教授对这条唯一的雄性人鱼极为宝贝,所以一有风吹草动就会上报。只不过近期不知道为什么雌性人鱼经常暴动,搞得整个研究所都非常头疼,原本就天天前往饲养池亲自观察的诸葛教授就来得更加频繁了。

 

等诸葛青来到饲养池时,在场的工作人员早就把残局都清理好了,巨大的水柱中,美艳的人鱼们皆无所事事地游动着。早先因相互厮打而被注射大量麻醉剂的两条雌性人鱼也已经苏醒过来,没精打采地待在池底休息。

诸葛青翻阅过助手的记录和监视器中的纪录视频,确定没有隐患后,进入电梯直接登上最顶层的平台。

望眼是一片粼粼的水波,诸葛青早已习惯了这幅人造风景,往前走了几步,便来到了平台的边缘。他蹲下身,把手往水中伸去。

冰凉的水没过了他的手腕,但很快,更冰凉的东西轻轻地划过他的手心,并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诸葛青感受到水下一股拉力,接着犹如神祇的人鱼破水而出,露出的半身完美得令平时见惯了人鱼异种风情的他也不禁短暂失神。

诸葛青眼中波光微闪:“我知道你刚才看到我了,王也。”

人鱼微微一笑,松开了手,点点头。

诸葛青心中暗叹,庆幸自己在电梯中时就通过权限让顶部的监视器暂时休眠,否则王也这样的行为恐怕会更早地引起上级的注意。

“你有没有受伤?”诸葛青问道,他在对王也产生兴趣后的几周内就发现对方完全能理解人类的语言逻辑,只是往日里人鱼总是对别的人隐藏这一点。

雄性人鱼摇摇头,诸葛青又问:“那你知道她们最近是因为什么才这么暴躁的吗?”

王也脸上的表情一僵,半晌,他有些为难地用手指向自己腹脐下方的鱼鳞处。诸葛青一怔,似有些难以置信:“这……发情期吗?”

转念一想,倒也是合情合理,虽说出了王也这一个异类,可是其余被捕获的人鱼都是动物习性,只是在这几年的研究报告中从未出现动物发情期相关的记录,众人也就渐渐将其遗忘,只是……

“你不想和她们……繁衍后代?”诸葛青问。

王也直接给他泼了一脸水,以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诸葛青也不气,他抬起袖子擦干净脸上的水:“人鱼的发情期也是有时限的吧?”

见王也点头,诸葛青心中一思量:“我最近找一个借口向上面打报告,把你和她们隔离出去。基地还有另外一个比较小的饲养池,原本是在大饲养池换水清洗的时候短暂供人鱼栖息,上一次清洁还没过去太长时间,那一个正好也闲置了。”

见诸葛青那么给自己考虑,王也有些过意不去,抬手去擦对方脸上滚落的水珠。

冰冷的手指拂过脸颊,眼前又是这样一个美得令人目眩神晕的人鱼,诸葛青只觉自己仿佛置身在大航海时代的船甲板上,早已等候已久的海妖正在船边中窥视着自己,下一刻就能将他拉入黑暗的深海。

他动作极大地往后倒去,似乎是在躲避臆想中的海妖,王也被他的动作惊到了,迷惑地看着他。诸葛青有些尴尬地站起身,抬手擦擦被王也触碰到的地方:“那我先走了,毕竟理由不充分的话,文件很难批下来。”

 

但诸葛青没想到转移王也的契机来得这么快,在他看望王也过后的第二天,饲养池那边就传来警报,所有的雌性人鱼都在围猎王也。

听到这个消息,诸葛青几乎按断了钢笔的笔尖,连外套都来不及拿就直奔饲养池。他心中不住地自责,既然已经知道人鱼也有发情期,又怎么不会对饲养池中唯一的一条雄性人鱼发难呢?更何况,在人鱼的基础档案中就已经写明一点,人鱼的性情是绝对的残暴,且在大洋中它们并不是群居生物,所以对同类也没有太大的感情,甚至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它们能对同类下手。而且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发情期的雌性人鱼别说“温存”了,就怕它们会像自然界某些物种一样有在交配后“吃掉”配偶的习惯。

当他赶到现场,只看到池底横七竖八躺了几条被注射了麻醉剂的人鱼,但仍有一条跟在王也身后。

人鱼的机能在海洋生物中是头筹,这点是专家在研究中得出的结论,但是由于饲养池的限制,人鱼从未在他们面前展现过自己海洋霸主的风姿。只是今天,众人都看到了人鱼们的强悍能力,可是这对他们并不是一饱眼福的好机会,因为这很可能就意味着他们会失去一条最为珍贵的雄性研究个体。

诸葛青仰起头,透过厚厚的玻璃,他依稀看见那两道一前一后的身影互相追逐着,偶尔落下几片泛着彩色光的鳞片。

诸葛青的心都提到了嗓子里:“没办法救他吗?”

一旁的人面色沉重地摇摇头:“速度太快了,而且加上水的阻力存在,麻醉剂很难瞄准。”

诸葛青的脸色已然阴沉得不行,王也的速度已经慢下来了,甚至还能看到从他身上飘散的血丝。雌性人鱼游速不减,伸出的指甲尖锐的手几乎能触碰到王也的身体,可是王也却在高速的游动中强制停下并往一边躲去。

雌性人鱼的手指掠过他肩头,带出一蓬血花,然而来不及减速的它也在下一刻撞上了钢化夹胶玻璃,巨大的反震力使它在瞬间昏死过去。

王也按住肩上的伤,慢慢地往上游去。诸葛青眼睁睁看着他的身影逐渐在自己的视野内消失,轻轻开口:“马上把王也带入二号饲养池。”顿了顿,他又说:“上面降下任何处罚,都由我一力承担。”

 

在“失去珍贵研究对象”这件大事上,对于一般规定的违反倒显得无关紧要,甚至由于诸葛青在危机面前的果断,他还受到了上面的嘉奖,获得了比之前更大的权限。

更换饲养池这事就这么拍板定案了,期间诸葛青以“雄性人鱼太过珍贵,为避免再次出现这种情况”为由,请求长期开放二号池为王也的单独研究场所的报告也获得了通过。虽然事情算是圆满结束,可是诸葛青对于当时王也的处境依旧耿耿于怀,他没法想象如果王也最后没有这么一出的话,下场会是如何。

肩上伤口已经结痂的人鱼倒是心大,换了一个池子游得还是和以前一样自在逍遥,全然看不出雌性人鱼们的狩猎行为对他有什么影响。

诸葛青来到二号池,愤愤不平地戳戳王也的额头:“我这些天为你跑上跑下,你倒好了。”

王也被他按进水下,只露出半个脑袋,诸葛青见他这样,心不自觉就软了,松开手:“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王也浮出水面,坐在了平台上,诸葛青问道:“王也,你不愿意和那些人鱼交配的原因是什么?”

说完,他没等王也回答,自顾自地接着说下去:“是我糊涂了,问这种问题……那我换一个,你有什么愿望吗?”

王也听到这个疑问,却突兀地愣住,良久,他弯下身掬起一捧二号池中的水,目光却望向了对面透明的池壁。玻璃反射出水面波纹,映在王也的眸中仿若海中惊涛。

诸葛青突然就知道了王也的心愿——

然而他无法帮助这位人鱼达成。

 

单独饲养的人鱼分去了一部分的珍贵资源,而诸葛青的重心也随之偏移,他本人心中自有一番无法向外人道出的衡量,所以当他听到一些科研人员在背后的闲话时,也只能无语失笑。

网络上曾有过这样一句话“单身久了,看只猪都眉清目秀”,虽说这是玩笑,可是在旁人眼中,单身许久的诸葛青偏偏对一条雄性人鱼如此看重,就算科研价值为上,这样的重视仍让一些人在背后起了疑心,猜测他们的这位领导是否有什么特殊的爱好。

诸葛青对此只能一笑置之,但他不可否认的是,人鱼确实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获得了更多的独处机会,诸葛青方才发现人鱼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庞对于人类的杀伤力有多么强悍。有好几次,他都盯着王也的脸出神许久,直到对方从他眼前挥手时才慌乱地反应过来。

王也在那日极罕见地露出失落的负面情绪后,又恢复成以往的模样,待在这个小了一圈的二号池中也是一派安然自若。

诸葛青每次到访,都会坐在平台边缘,王也便也陪着他一起坐在了那边。但人鱼待在水面以上并不如在水下来得自在,所以每当二人并排坐了有一段时间,王也就会从平台上滑入水中。

诸葛青看着水下因暗潮而不甚清晰的人鱼身影,忽觉恍惚。

人类内心总会潜藏对深海的无限恐惧,因为深海孕育了许许多多未知的生物,所以对于人类而言,深海更像是一个深渊。曾几何时,人鱼这样一个物种在诸葛青心目中也是“不可说”之一,但现在,传说中的人鱼就在他的脚下肆意游动。

诸葛青看不清王也的样子,水面下的生物是海妖一般的存在,在神话中,塞壬们往往会用绝妙的歌喉和无上的美貌来诱惑过往的水手,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堕入陷阱、堕入深海,堕入……死亡。

仿佛是透过了一扇磨砂的窗户,诸葛青依稀看到那美丽的塞壬破出水面,蓝色的鱼尾闪着粼粼的光,造物主钟爱的面容上是温柔的笑。

他忽然就有些明白那些水手为什么会被海妖们杀死,因为他现在就已经处在了水手们的位置,也心甘情愿地做出和水手们一样的选择。

他握住了塞壬冰凉的手,微笑着,跃入了二号池。

 

等诸葛青清醒过来,已是三天后。

他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却看到下属关切的目光,顾不得多日没饮水,他嘶哑着声音问道:“王也呢?”

“教授,你之前犯了什么糊涂?”下属忙按铃找来护士,“怎么突然之间就往池子里跳?要不是‘王也’把你托出来,怕是早淹死了。”

“王也把我救出来的?”诸葛青却猛地一惊。

下属点点头:“那种生物竟然也会救人,我们都在猜他们是不是和海豚有什么直接关联,打算下个课题就研究这个……”

“只是意外,”诸葛青抢白,“意外而已,别想太多。”

他说:“可能是最近太累了,所以在那边我不自觉就打了个盹,然后就滑到水里去了。”

 

修养了几天,诸葛青在处理了这些天堆积的工作后,就又一次来到了二号池。经过了之前的事故,基地对于每个饲养池都加强了监控,但这对拥有权限的诸葛青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他借故遣散二号池的工作人员,并暂时性地关闭监视器。王也见了他,立刻来到平台边,神色中满是对他的担忧。

诸葛青心中一暖,但他又想起先前自己的异常举动,即使心中并不想真正把怀疑的对象放在王也身上,可是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和王也脱不了干系。

一想到昏迷前脑海中残留的海妖的印象,那双手就好像穿过了时间的鸿沟来到了他的面前,将他拉进了无底的深渊。

“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诸葛青问道。

王也坐上平台,抓过诸葛青的手,慢慢地将它按在自己心脏的位置,让它感受自己心脏的缓慢跳动。

诸葛青不解,王也却似乎因此而有些郁躁,凑过身去。他在诸葛青面前从来都是人类的行为举止,这是诸葛青第一次从他眼中看到了野兽的冰冷。

诸葛青想要离开,可是却被王也用力拉住。诸葛青终于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生物,不仅仅有着人类的思维,更有着猛兽的躯体。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王也就已经将他压在了身下。

人鱼的重量胜过一个成年男人许多,一条鱼尾压住了诸葛青的下半身,让他动弹不得。如扇的尾鳍搭在水中,偶尔一甩便往二人身上浇了不少的水花。

“王也,你要干什么?”诸葛青低声喝道。

王也却冷着脸,从他白大褂的口袋中掏出了可以控制监视器运作的遥控器,将其丢在了平台角落。

“你!”诸葛青见状,心中渐生不安。


  【走链接】

 

此后在研究所的生活还是和以往一样——但也确实有什么地方不同了。

然而平时的研究还是要继续的,诸葛青原本只是想让王也避开发情期的雌性人鱼,可是当他们在一起后,诸葛青怎么也不乐意让王也回到那个空间去了。

幸好上头还是器重诸葛青的,对于他提出的意见并没有什么异议,所以两人便在二号池舒舒服服地过着日子。

处在研究基地中的人可以忽视地上的日月交替四季更迭,然而有些事却不容他们逃避。

一日,诸葛青在睡梦中被最高级的警报惊醒,飞速穿戴好来到会议室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研究基地的存在被大众知道了。

诸葛青作为科研人员不懂外界的风云变幻,只从上级的话中提炼出了“叛徒”“境外势力”等词,但即便如此,他也知道这件事的棘手程度非比寻常。

值得庆幸的是,研究基地的核心还未被外人完全摸透,可是他们清楚地知道,如果继续下去,那么局势将一发不可收拾。为了外界社会的稳定,人鱼的存在绝不能让大众知道一分一毫,传说中的物种就应该老老实实呆在传说中。

诸葛青几乎从首长最后的话语中嗅出了浓重的血腥气,他心头狂跳,默不作声地在私人频道中与同事进行交流。早已将所有心血都投注在了人鱼基因研究上的工作人员们自然不可能接受“处理人鱼”的现实,与首长谈判许久,终于两方都退让一步——转移人鱼。

但研究却不能按照从前的老路走了,在花费国家大量资金的基础上都没有得到物超所值的资料,上层早已不耐烦。于是,继续这项研究任务代价便是抛弃以往的“仁慈”,尽快地榨干人鱼的价值。

诸葛青在这项刚提出的“人类上帝”原则下默不作声,心中却早早下了决断。他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王也赴往死路,说是被海妖迷了心窍也好,还是被爱情蒙蔽了双眼也罢,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他便谋划着达成爱人的心愿。

转移整座科研基地要花费大量时间和人力物力,诸葛青在动工前就在暗地里安排了一些事情,多亏了他平日里积累的威信,并没有人发现他的算盘。而在搬迁的计划中,最先搬运的是大型器材,其次才是一般的办公用具,搬运后者比前者的管制则相对疏松一些。

借着在基地仅次于某几位的权限,诸葛青作为项目主要负责人之一,对人鱼的处置有着极高的自由度。他不曾对王也说过最近发生的事,但对方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只是悲伤而不舍地亲吻着他。

带着王也离开基地,看着多年未见的夜幕星光,诸葛青沉默好久。天边有一颗流星划过,诸葛青的目光顺着流星的轨迹移动,最终落在了身边的王也脸上。

诸葛青微微一笑,心道那颗流星落在了爱人的眸底。

 

逃离的路线在脑海中勾画了几千次,诸葛青坐在驾驶座往海边驶去——很多年前,他作为一个年轻的研究生,便是怀揣满腔投身科学的热血,从海边的公路一直驶入了深山之中。

天边启明星悬挂,他终于来到了海湾边。他寻找了很久,这是最佳的放归他心爱的人鱼的地方。

“王也,你自由了。”诸葛青说。

王也握住诸葛青的手,神色复杂。

“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诸葛青接着说。先前在研究基地中,他在王也的同意和配合下,采集了许多信息并收集了不少的资料,现在则也成了他与上级博弈的砝码。

王也终于点点头,轻轻地拥抱诸葛青,而后在夜幕的遮掩下,重新回到了大海之中。

他的人鱼离开了他,但也因此逃脱了“化作泡沫”的命运。

可是诸葛青并未因为分离而感到悲伤,因为——

总有一天,人类会破解人鱼的基因密码,到了那个时候,他会和他心爱的人鱼在海洋深处的黑暗中再次相遇,永远不分开。


评论 ( 31 )
热度 ( 722 )

© 花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