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伶

喜欢我你就夸夸我❤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15

  清冽的微风中,青草气息中夹杂着几丝馥郁的玫瑰芬芳,恰似浓艳的血腥味。

  丹特迈过门槛,眉梢轻挑:“不好意思,诸位长老大驾光临,我却没能在第一时间前去迎接,实在是失礼。”微笑毫无瑕疵,却是连一个眼神都不曾施舍给流淌着同一父亲血脉的兄弟。

  西里欧阴鸷的眼神夹杂着些许癫狂:“丹特,父亲在哪?”他没有在意对方的刻意无视,或者说已经习惯,毕竟他如今渴望的是另一件事。

  几位端正地坐在沙发中的年岁已高的白发长老互相眼神交流,终于,其中一位最为年高德劭的老者轻轻咳嗽一声:“丹特,教父的情况怎么样了?”...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14

  狭长的绿荫小道上,一群人行色匆匆,步履如风。

  翠绿的葡萄藤勾住了诸葛青的一粒纽扣,他不由停下脚步,轻轻取下木叶。身后忽然传来散乱急促的奔跑声,他转过身,迎面见到一人飞奔而来。

  “怎么了?”诸葛青挑眉,微微扬声,示意前人驻足。

  来人神色焦急惶恐,上前附到丹特耳畔低语几句。

  “你说什么?”丹特几乎压制不住自己震惊愤怒的情绪,“你们竟然能让一个病重虚弱的老人逃走?”

  那人自知大难临头,不由瑟瑟发抖。

  “冷静些。”诸葛青劝告...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13

  房外脚步声渐行渐远,木门虚掩,遮挡了外界的看守视线。

  医师来到阿图罗的病床边,刚弯下身,动作却突然停顿,重新直起腰,转身朝自己身后的小护士说了些什么。

  其中一个保镖皱起眉:“怎么了?”

  “先生说,他刚才出来的时候忘带东西了,想让我帮他回去拿一下。”年轻的护士代替医师回答。

  闻言,保镖与同伴交换眼神,开口:“我跟你去。”

  小护士似乎有些被惊吓到,但在铁塔般的男人注视下,只能僵硬地往外赶去。

  不管这两个医护人员是否知道先...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12

  高级病房内,男人盯住床上的枭雄,面色是从未有过的狰狞。俐沙战战兢兢地站在他身后,竭力想要克制身体的颤抖,身后,是黑洞洞的枪膛。

  失去了往日的从容淡定,丹特慢慢地走到床边,用尽最大的自制力才让拳头偏离一线,重重砸在阿图罗耳侧的柔软床垫上。

  病弱的枭雄合起的眼皮微微一动,从细小的缝隙间似乎透出极为森冷的光。

  “父亲看到我仿佛很不满,因为醒来时候第一个见到的儿子不是你希望的那个?”丹特冷笑。

  刚刚苏醒极为虚弱的阿图罗无力开口,只是把目光投向丹特身后的俐沙,这让丹特脸上的冷意...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11

  脚步突兀地止住,男人将一半的体重靠在山壁上,眸光凝重,语气却是和电话那头类似的慵懒:“托您的福,现在还是一个大活人在跟您通话,不知道这个回答会不会让您失望,诸葛先生?”

  “您误会我了,”通过电流,那一端的回复隐约重音,王也猜测对方可能正在一个空旷僻静的角落跟自己联系,“相信我,在西西里,我可能是为数不多希望您健健康康、完完整整地活着的人之一。”

  “我的信息是你漏给西里欧的吧,”王也并没有相信诸葛青明显掺假的答复,冷淡地望向远方,茶色的眼映出远方蓝天碧海相接之际的飞鸟,“这是丹特的主意,还是你自作主张?”...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10

  病房中,年迈的老者静静地躺在床上,身上插满了滴液导管,药液滴落的形态就像是人的寿命沙漏一点一滴流逝。

  素白的手将一支沾满露珠的玫瑰插在病床正对的柜子上的花瓶中,妆容精致的贵妇望着那本应是她丈夫的垂危男人,默默地垂下了头。厚重的门隔绝了外界的喧嚣,规律地前来记录数据的医生们是这间病房极少数的常客。

  俐沙走到床边,仿佛带着一阵靡靡的香风。她垂眸,那个男人睡容沉稳,仍能让人看出早些时候的无限风光,可惜无数的皱纹悄无声息地爬上了他的面庞。微微起伏的胸膛是阿图罗身体好转的征兆,这间由罗马诺家族支持的私人医院最德高望重的院长在六个...

冲神和路雪:

《也明天青》<< 王也x诸葛青<<<一人之下主题同人合志

预售开启啦!!!!!

预售开启啦!!!!!

预售开启啦!!!!!


STAFF

绘师:

@Ticket 

@废废废废柴

 @D-plus

 @MungQ懵小莹【想约稿

 @🍒阮  

  @欣炎 

 @漆树  

 @晏时隐 

 @夜无月 

卿音柒...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09

  露琪娅提着裙角,蹑手蹑脚地从书房走出,轻快的脚步就好像猫的肉垫落在地毯上。

  楼梯口烛台上的蜡烛刚被仆人熄灭,缕缕青烟在画框前缓慢消散,少女抬头望着画中已经故去多年的长辈,轻声道:“请您保佑我。”

  “你在做什么?”恶劣的声音从下方响起,令露琪娅受惊地往后小退一步。

  少女微微低下头:“早安。”

  西里欧登上几节阶梯,正巧能够直视对方的双眼:“这个时候,丹特竟然放心让你一个人呆在别墅,不怕我用你做文章吗,妹妹?”

  露琪娅的头不由更低:“我……”...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08

  晨光乍破,从山间吹来清凉的风,几朵不知名的黄色小花在风中轻轻摇曳。

  在后半夜时,阿图罗终于脱离了危险,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了加护病房,虽然不知道这个变故有没有打乱某些家伙的算盘,但明面上,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轻松喜色。

  作为名义上的妻子,俐沙仍旧是要在医院日夜看护自己的丈夫。于是,在天尚且蒙蒙亮时,她虽精心梳妆但仍难掩憔悴地将女儿送到车上:“露琪娅,一定,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白日里,人总会戴起最为无暇的面具。露琪娅身体紧绷,矜持地小幅度点头:“我知道。”

  在...

【也青】穹苍野望 · 莺歌 07

  安静的白色走廊内,黑色皮鞋落在地砖上,踏出清脆而富有节奏感的“嗒嗒”声。

  窗边一轮月冷冷地挂在天上,淡然俯瞰人间的罪恶悲喜。

  “别墅那边怎么样了?”丹特问道,晦暗的眸光从窗外夜景移向走近的那人。

  “西里欧少爷近来格外暴躁,应该是在外边受了不少气。”诸葛青在丹特身后几步远的位置站定。

  丹特轻笑,言语间倒像是一个包容自家不成器兄弟的稳重兄长:“西里欧还是太任性,父亲出了事,手底下一些人因此起了小心思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诸葛青也露出些微笑意:“丹...

© 花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