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伶

喜欢我你就夸夸我❤

【也青】烈焰浮冰 28

阅前须知:

 娱乐圈AU,ABO背景下的双A,十八线名不见经传小演员也x年少成名影帝青。

 

 

 

28

  因为第二天还有大量繁重的拍摄工作,所以两人也只做了一次便停了下来,挤在双人床上慢慢地等待着天明。也许是前一天各种事情带来的冲击太大的缘故,两人并排躺在狭小的单人床上也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这也就导致了后一天的拍摄中并不怎么精神的表现,但因为有着耀星社新人们的衬托,王也与诸葛青的消极态度虽然令廖忠感到些许不满和疑惑,可也没有太过苛责。

  也青二人也知道自己今日的状态不佳,只能歉疚地全身心投入工作,而令他们有些哭笑不得的是,这一天的拍摄下来,倒缓解了彼此的某些精神压力。

  俗话说的好,有一就有二,两人本来就不是柳下惠式的人物,本就只隔了一堵墙的两间客房便就形同虚设。当然,诸葛青和王也还是知道分寸的,做全套是不可能的,但是像一些情人之间的亲昵是绝对少不了的。

  收工回了宾馆后,两人分别在各自的房间里假装正经地用微信聊了一会儿,王也便在诸葛青笑言的“情趣”一词中,颇为无奈地披上单衣,随手拿了剧本敲开诸葛青的房门。

 

  廖忠近来兢兢业业的专注心情被一个来电破坏得一干二净,烟灰缸中的烟头躺得横七竖八,他如同困兽一般在房间内烦躁地转了许久,终于忍不住,轻啧一声,轻轻地开了门,往外离去。

  不久之前,他虽曾和张楚岚玩笑似的提出为了《谋臣》今后的热度而炒作男女演员之间的恋情,但如今却是一语成谶——手机中最新传入的照片赫然就是诸葛青和傅蓉。

  廖忠来到了诸葛青的客房门前,眉头皱得更紧,但还是敲了敲门:“诸葛青,在吗?”

  房内似乎传来了什么稍显慌乱的声音,隔着门,诸葛青的话语有些模糊:“廖导?你等等,我收拾一下,马上来。”

  廖忠知道一些男人平时生活中大大咧咧不拘小节,要是不收拾的话连狗都嫌,只是他没想到诸葛青竟然也是此中之列,这让他在沉重之余不由添了几许轻松之感。但也只是转瞬即逝,随即,他的面色又恢复成了先前的阴郁。

  门一开,诸葛青似是惊讶地问:“廖导,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吗?”

  廖忠迟疑一瞬:“我能进来说话吗?”

  诸葛青愣了愣,旋即如常笑道:“当然。”他侧过身,让廖忠进门。

  出乎廖忠的意料,诸葛青的房间并没有像一般男性那般和狗窝雷同,这让他生出些哭笑不得的情绪,只觉得这位影帝在细节上倒是有些龟毛。但很快,他又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坐在房内仅有的一张单人床上,也是略有诧异地望着他:“廖导?”

  “这不是王也吗?”廖忠颇为惊讶地盯着他,余光落在了对方手边的一卷剧本上,“这么晚了,你们俩还在对戏呢?”

 

  王也与诸葛青对视一眼,又飞快地移开,言语中皆是平日的模样:“对啊。”

  “廖导这么晚来,想必一定是出了事吧。”诸葛青道。

  说起正事,廖忠又一次沉了脸色,不愉地点了点头:“嗯。”

  “和我有关?”诸葛青问道。

  廖忠叹了口气:“对,有人给我通风报信,耀星社旗下的几家媒体联合起来要整你。”

  王也眸光一肃:“廖导,究竟出什么事了?”

  “你和傅蓉被他们拍到了,而且那几张照片拍的角度又太刁钻。”廖忠拿出手机,示意二人。

  诸葛青如条件反射一般先窥看了王也的反应,见对方眼中并未有什么不悦的情绪,才堪堪放下心来,将目光放在了手机里的照片上。这一看,他便皱眉,认真地辩解道:“廖导,这是前些天我看傅蓉一个人走夜路,担心她出事,所以才捎了一程,而且当时我的助理和司机都在,完全可以作证。”

  廖忠眉心的褶皱稍展:“你的为人我是放心的,但是这照片却可以被大做文章,最后即使澄清了,对你也是不好的。”

  “廖导,这事是谁通知你的?”王也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廖忠面上的表情突然显出了几分古怪:“说起来,这人还是青小子自己种的因。”

  诸葛青疑惑:“我?”

  廖忠点点头:“耀星社是媒体大头,手下有无数的工作室这你们也都知道。平日里这些狗仔工作室也少不了竞争。那人联系我时,就说他无意间知道竞争对手手里拿到了你的料,想搞个大新闻。加上他曾经和你做了交易,收过人情,就想着把这事先透露给你。只不过他没法找到你的联系方式,就只能迂回地先把这个情报传给我。”

  诸葛青这才记起先前那个小狗仔,心中也是感慨,但很快,他就收了心神,正色道:“廖导,这事我的工作室会出面摆平的。”

  “那就好。”廖忠并不怀疑“武侯”的能量,说起来,这件事如果放在“哪都通”的演员身上,他倒并不会觉得如何,毕竟是自己公司的事,下手也会更加方便,但由于涉及了别的公司的台柱,他在最初才会觉得颇为棘手。

  既然此次诸葛青已经放话了,那老练如他自然可以把这份烫手山芋扔给主人公自行解决,也不用担心公司交恶的后果。浸淫娱乐圈的名人都活成了精,这种事情当然是能扔则扔,不乐意有丝毫的责任缠在自己身上。

  解决了压在心头的大石,廖忠他也有心情聊些有的没的:“说起来,青小子你的房间也够整洁的。”

  “大概是因为我可能有些洁癖吧。”诸葛青笑笑。

  “不过……”廖忠作轻嗅状,“我怎么觉得味道有点怪啊?”

  此话一出,王也和诸葛青平静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开裂。最近他们虽然没有上全垒,但既然共处一室了,擦枪走火是免不了的,在廖忠来之前,他们两个刚用手给对方解决完欲望,所以在开门前短暂的收拾整理难免仓促。

  “这味道……”廖忠心领神会,露出一个你懂我懂的表情,“年轻人,血气方刚,还是节制点好。”

  诸葛青面色乍青乍白,但也只能故作轻松地回道:“廖导您还有别的事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就继续和老王对戏了。”

  王也默不作声地下床把窗户开到最大,廖忠是个Bate自然闻不到房内交缠在一起的两道Alpha信息素,但情动时分泌的某些液体的味道倒是没法藏住的。

  “行行行,那我先走了。”廖忠摆摆手,临出门前,他还是忍不住劝告了一句,“在剧组就别玩得这么放肆,我也不管你跟哪个Omega或者Bate在之前上过床,出了这事,你还是忍忍吧。”

  “……我,知,道,了。”诸葛青简直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评论 ( 7 )
热度 ( 235 )

© 花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