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伶

喜欢我你就夸夸我❤

【剧版巍澜】特调处日常

阅前须知:

  1、剧版设定,私设在一切都结束以后的沙雕平凡日常;

  2、巍澜不拆不逆,赵处仍旧是自以为1的小澜孩;

  3、在办公室里,其实是赵处要求沈美人变成长发形态未果。



  一般情况下,赵云澜在特调处众人眼中的极大一部分时间的印象是“老不正经”,而这在沈巍教授加盟特调处以后更是达到了巅峰。甚至是曾经暗恋过赵大处长的祝红姐姐,在得知沈巍这朵龙城大学的高岭之花被赵云澜摘得后,都要忍不住哀叹一句:“世风日下啊……”

  但在兄弟情刚刚升华的一段时间里,还没有彻底转变观念的两人都保持了原有日常中的相处模式。沈巍等了一万年,如今不仅得偿所愿,甚至还收获了比最初预期更多的利润,自是喜不胜收,但他本性内敛,这份欣喜则并没有太过表露在外,只是他的学生在期末成绩出来后在校园BBS上发帖说沈教授给分比以往高太多了。赵云澜是个花孔雀的性子,好不容易抱得了美人归,自然是尾巴都要翘上天了,在特调处空闲的时候,总是翘着二郎腿,叨念着自家老婆多么多么贤惠,换来林静一句极其鄙夷的“禽兽”。

  但特调处的众人也在私下讨论过巍澜二人平时的一些相处模式,最终通过曾经的各种蛛丝马迹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两个狗男男很久以前就眉来眼去,私定终身了。

  大庆撸了撸手臂上倒竖的汗毛:“受不了,受不了,我最近连家都不敢回了。”

  林静嘲笑道:“是不是撞见了什么少儿不宜的,长了针眼?”

  大庆还没来及反驳,楚恕之却冷着脸敲了敲桌子:“你够了啊。”

  “哟,我还忘了这儿有个黑袍使迷弟,”林静赔笑着,“我这人贱惯了,你别介意啊。”

  “没有没有,”大庆道,“就是这两人之间的氛围太让我受不了了。你们是不知道,我每次回家,他俩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过我,就好像我是空气一样,而且每次对视,我觉得自己好像被迫灌了一大罐的蜂蜜,齁得我嗓子疼。”

  “呵,”祝红冷笑,“男人。”

  “不过说起来,”汪徵好奇地开口,“你们觉得赵处和沈老师哪个是上面的?”

  场面似乎有一瞬间的凝滞,汪徵仿佛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不好意思地捂住了嘴。

  “我压沈老师。”祝红毫不犹豫。

  “我觉得也是沈老师,”林静附和,“毕竟鸡毛掸子和斩魂刀比起来,我觉得还是后者更厉害。”

  “老赵要是知道你这么说他,估计你连明年的奖金都要飞了。”大庆抓了一把瓜子,“我倒觉得是老赵,你们是没见过沈巍在老赵面前那低眉顺眼的小媳妇模样,简直跟个刚出阁的大姑娘似的,还常被老赵弄得耳朵脖子全羞红了。”

  众人闻言,脑补了一下一招秒杀幽畜的黑袍使娇羞的模样,不由地抖了抖。

  大庆见他们都不信自己,立马急了眼:“你们不信啊!”

  祝红摇摇头:“不信。”

  楚恕之直接开怼:“你再编排黑袍大人,信不信我立刻削你。”

  大庆气得眼睛都瞪圆了:“我说的可都是真话……”

  “什么真话啊?”吊儿郎当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所有人立刻收声。

  “额……”林静最先反应过来,“我们再说您老人家和沈教授天作之合。”

  “呵,你们这几个……”赵云澜环顾了一圈众人,“工作时间聊上司八卦,是嫌工作量太少了吗?”

  在场众人闻言,一个激灵,立刻作鸟兽散。

  沈巍安安静静站在赵云澜身侧,平时众人都已经习惯了他的这般站位,而且他在日常里从来都是文静地看着特调处上下级闹腾,一副金丝边眼镜戴在他脸上使这位杀伐果断的黑袍使满是教书育人的书卷气。但有了先前一番谈话,众人的注意力还是大不敬地落在了黑袍使身上,并且惊愕地发现这位能力通天的黑袍使在他们说出“天作之合”这四个字的时候,耳廓瞬间红得快滴血了。

  赵云澜和沈巍一同进了处长办公室,刚刚装出一副认真工作模样的众人又一次聚在了一起,郭长城压低了声音不确定地问:“沈教授的耳朵刚才是红了吧……”

  “你没看错!”祝红刻意压低的声音中满是藏不住的世界观崩塌的震惊和绝望。

  “沈教授不会真的是……”林静也是一副无法接受的模样。

  “我就说了,老赵是上面的。”大庆倒是很淡定,“毕竟沈教授家务全包、做饭一级拿手,贤惠到快把老赵宠成生活十级残废了。”

  汪徵望天想了想上司和他爱人床上的状态,却发现自己根本想象无能,未果之下她果断放弃了这个逼死人的脑补。

  祝红想了想,回到办公桌抱起了一堆文件。

  “你干嘛呀?”林静问道。

  “我给老赵送去。”祝红说,但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根本还没接受这个事实。

  “输给沈教授你也不冤。”汪徵劝道。

  祝红充耳不闻,离开了同事们的视线范围。

  来到赵云澜办公室的门口,祝红还没来得及敲门,却听见里边传出自家上司没个正形的调笑:“黑袍哥哥,给你老公看一下呗?”

  祝红被这么标准的强抢民女的恶霸口气给雷了,但还是尽职尽责地敲开门:“老赵,我来……”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在自己面前,一向待人温和有分寸的沈教授红着脸,低着头都不敢看赵云澜一眼。

  赵云澜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怎么了?”

  “给你送文件啊。”祝红几乎是咬着后牙槽,“老赵我可警告你,办公室性骚扰要不得。”

  沈巍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状态,只是耳垂的殷红怎么也消不下去,看得祝红几乎都有些心疼了。

  沈巍接过祝红手里头的文件,朝她点了点头:“多谢。”

  “沈教授啊……”祝红嗫嚅了一下,作为前情敌,她面对沈巍多少还是有些尴尬,但很快,特调处古道热肠的好品质在她身上得到了最显著地体现。她安慰般地拍拍沈巍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沈教授,我们家老赵他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性子,您别介意,该打就打。”

  沈巍轻轻笑了一声,语气淡淡:“我舍不得。”

  祝红:“……”

  …………

  “回来了,怎么样?”其他人见祝红梦游一样回到了座位上,便好奇地围过来。

  祝红仍是一副状态外的模样,开口道:“老赵这是给沈巍喂了几吨的迷魂汤啊……”

  见众人还在等她的回应,便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行了,老赵是上面的,行了吧?”

  “唉……”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意料之中的倦怠,所有人一哄而散。

  只是后来,当林静看到赵云澜在暗地里揉腰的时候,颇为贱格地笑道:“老大,是沈美人需求太大了,让你招架不住?要不要属下我给您买点韭菜羊鞭补补?”

  赵云澜一记长腿扫过去,咬牙骂道:“滚啊!”

  林静一边躲避一边哀嚎着:“别啊,您都有一个这么贤惠的老婆了,不体贴一点就不怕沈教授跑了吗?”

  赵云澜还想发作,但汪徵也附和着林静劝了句:“是啊,赵处,您都已经在上面了,体贴点沈教授不好吗?”

  赵云澜闻言,奇迹般地熄了火气。

  林静见他这幅样子,立刻打蛇随棍上:“所以果然是赵处您没满足沈老师?”

  赵云澜:“……”

  澜澜背了个假锅,但澜澜什么都不能说。


评论 ( 8 )
热度 ( 332 )

© 花伶 | Powered by LOFTER